文学书籍

叶公勤政爱民会打仗 被嘲笑千年实属冤枉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儿童诗歌时间2019-07-10 17:16 来源:本站

叶公勤政爱民会打仗 被嘲笑千年实属冤枉

龙作为中华民族的图腾,历史久长,源远流长。 中华文化关于龙的传说,据说可以追溯到更远的史前时期,因此几千年来形成了丰富多彩、厚重博大的龙文化。

龙文化中蕴含着我们民族许多的文化传统因子,进一步挖掘和整理,应该有着特别的意义。 因此,本刊特开辟“龙年说龙”专栏,欢迎广大读者积极参与。

今年是龙年。 说到龙,这真是中国文化里面一种独特的意象。 西方也有龙,在各种魔法与玄幻故事中频频出现,但此龙非彼龙,西方的龙无论是造型还是性情多来自恐龙,大多是邪恶力量的代表,和中国文化里作为图腾的龙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我们的龙代表了太多神秘因子,具有无与伦比的力量,时而吉祥时而恐怖,是圣物,又是惹不起的货,人们对它的感情十分复杂。   最有代表性的故事莫过于叶公好龙。 那个喜欢龙的艺术形象的叶公,一旦见到真龙便吓得惊慌失措,书生刘向把这个故事写出来,用来讽刺那些不切实际、表里不一的人,可怜叶公被世人嘲笑了几千年,真是冤枉。   历史上的叶公并不是个小丑似的人物,他会打仗、勤政爱民,更可敬的是为了国家安定,把自己的官位都让出来,班固在《汉书·古今人表》里就将他列为上等人物,评价相当之高。 他的冤情,只怪龙这个东西太过复杂,人们对它的感情也很难用简单的喜欢还是害怕来表达。

其实,能把龙写在寓言里,还是一条有着八卦情怀的龙,听说有人喜欢它就忍不住下凡来拜访一下,一旦发现人家并不是真喜欢又无比失望,听起来真是一个可爱的、充满人情味的角色。

可见刘向对龙的敬意也有限,并不像后世那样,把龙看成至高无上的权威的象征。

  科幻作家钱莉芳的《天意》,更是对龙文化的一次大颠覆。 在她那个长得很像历史小说的科幻故事里,伏羲即龙,他,或者说是它,来自外太空,是一个误闯地球的外星生物。

为了修好它那撞坏的时空机器,并且找人帮它在渤海修出一片能让它在时空倒流中重返太空的陆地,它把文明传授给当时还是原始人的人类,并且用超乎地球人想象的神秘力量帮助人类发展、繁衍。

怀揣着这个巨大阴谋,它成了人们眼里既神圣又邪恶的不可抗力量,是为“天意”。 我真喜欢这么有想象力的故事,虽然并不喜欢中学历史老师钱莉芳对中国龙图腾的解读。   现在我们眼里看到的龙,出现在年画上、红包上,被设计师用各种风格诠释出来、被商家用饮料罐子扎出来的,是一个美丽的动物。 它长长的柔软的身体分明就是蛇或蟒,但因为被色彩鲜艳的鳞片装饰着,一点也不可怕;似鹿似虎的头,鳄鱼般的嘴,肚皮上还有四只很讨喜的小爪子。 它们作飞腾状、作戏珠状,或是幻化成长角的男女小童穿上小红马褂作拜年状,传达的都是一派喜气。

  龙的形象,在历史上有一个漫长的演变过程。 早期是“蛇形龙”和“鳄形龙”,明清时与现在年货摊上的大多数龙就看起来差不多了。 不变的是形象,变了的却是关于龙的崇拜,它不再是皇帝专用,也不再被人们顶礼膜拜,不过就是一个特别的形象符号而已。 几千年的神龙早已不神了。   因此,不管你懂不懂文化、关不关心历史,只要还过春节,只要还说汉语,民族文化的因子就像血液流在你我的血管里,终其一生也不会改变。

(齐鲁晚报麦小麦)责任编辑:胡光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