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书籍

爱情如天空中展翅高飞的鸟,飞到自己的栖身之处-综合信息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儿童诗歌时间2019-08-11 15:09 来源:本站

爱情如天空中展翅高飞的鸟,飞到自己的栖身之处-综合信息

内存的头脑很简单,虽然英文名字叫Memory,可是他什么Memory都不会有,天大的事睡一觉就能忘个精光。

我不说,但我会记得所有稳重和低调,朴实憨厚的应答更看出了他的谦逊、自然和深刻。 作为观众,我对他的综合素养刮目相看,这份敬重和“崇拜”是来自于唱歌以外的,虽然,我已经年过而立,虽然,他才仅仅27岁,或许,是音乐的缘故吧,让我这样一个普通的观众和我的家人,在千里之外对这个名副其实的男高音有了最真实的敬佩。

  他没成为当晚的非常明星,实则遗憾。 节目过后的第二天,开始关注这位我心目中名副其实的男高音歌唱家。

音乐无处不在,快乐随之而来。

中国原创音乐基地杨冲的音乐空间,极富吸引力的让我驻足观看。 我贪婪的一口气将他的作品()全部听完。 他将《西部情歌》唱得荡气回肠,他将《断桥遗梦》唱的苦涩凄凉,他把天下儿女的孝心,放在了《不能尽孝愧对娘》,每一首歌的倾诉,每一段旋律的诠释,都不难看出他极高的音乐水准和修养。 他真的成为了我心目中的“偶像”,明知自己已经过了追星的年龄。 让我很“兴奋”的是,他网页的某个角落留下了联系,我半信半疑的在查找功能里输入了号码,请求添加了好友。

然而,我十分清楚,在当今这样一个迅速发展的网络时代,谁又会相信这样一个“不太可能”的现实呢,况且,他已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名人”呢。

反正,崇拜和关注都是我的权力,一切顺气自然罢了。

  7月6日,我从电脑旁站起,每天习惯性的伸个懒腰,缓解一下工作的疲劳,就在准备下班的那一刻,一个闪烁的小喇叭提示消息让我再次坐在 面对周围,面对内心,你淡然畅快了吗()飘逸的心情伴随着你吗那跳动的心让你感觉轻盈了吗有思想、有感情的人不可能无所求、无所顾忌,但我们总是情不自禁地给自己添加负担。 烦恼、埋怨、自责、、、、、、压得我们的心很沉很沉。 天色昏暗,前行的步履艰辛,疲惫、忧郁围困着我们,呼吸不再舒畅,眉头不再舒展。 甚至有时候也怜悯自己,想要自己能安静的休憩,好让那份紧压在心间的沉闷消散,但始终驱赶不走刻下的心情。

为何这么累,为何思想是如此的顽固——是因为我们在乎的太多,看在眼里,融入心中的太多。

  漫漫人生路,坎坷、波折是一路上不可避免的遇见,就看你以怎样的心态和方式来应接。

对与错是你的选择,苦与乐是你的感受,一切都由你来自主,没有人能主宰你的意愿。 珍爱自我,生命就只这一次,善待自我,人生之路要靠自己一步步前行,别给自己徒增那么多的累。 排斥了怡然,伤痛着、折磨着一颗脆弱而易碎的心,你难道不傻吗且不说别人把我们当傻,很多时候是我们把自己变傻了。

在忧愁、烦闷中困扰着、煎熬着,忽略了一路的风景,阻隔了快乐的相随。

我还是我  时间不紧不慢的走着,轻描淡写的路过我们的生活。

二十多年不算快,我已走  假如人生只是虚幻的梦影,那一生的时光会有多少份温馨的记忆呢可是现实总是那么的残忍。

自从那场车祸以后,你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你说一直在寻找一个理由,一个来说服你自己为什么会放不下那份特有的爱,一中说不明而又理不清的爱与痛。 一纵即逝却湿润了双眸,纵然那段情是多么的深刻,可是一切都被那场车祸打破了。   北方特有的大雪,漫天飞雪,户外四溢出纷纷寒意,喧闹的大都市顿时安静下来了。

像是在预料着那种不幸。 走在雪地里的你们是多么的美好,只在一瞬间,雪白的雪成了红色的,鲜红鲜红的,刺痛着人的内心。 随之而来的是你的尖叫和嘶声裂肺的哭喊,而此时我却不在你的身边。 或许远方的我也在莫名的落泪吧。

可是我们也已经无能为力了,他的离去让你的人生突然染上了黑色。

也让我们的话题变得警惕了。

 成长的痕迹  一晃近两年没写东西了,忙啊。

也许等待一种叫做沧桑的东西挂满生命的枝头。 许多的沧桑结成果实后,放在心的仓库里发霉,也没有“所谓的时间”,就这样懒散着。

生活这个快呀,庸庸碌碌的赶着生活的马车一不留神进入了“不惑”之城。

  什么都不惑吗我不属于智者,就一草民而已。

惑与不惑都离忙碌的我很远,遥看成长的痕迹,绝对的草根草叶。

从小生长在城市的边缘,我是农村里居住着的城里人,这归功于踏实勤奋的父母,母亲是小学教师,生我那一年,由于工作出色“农转非”了,也就是我在妈妈的肚子里就已经是城里人了。 那年代,这户口问题很重要,羡慕死别人了。

爸爸是复员军人,人送绰号“老班长”,因为人特正直,脾气又特火爆,结果没忍住怒火,一巴掌打了一个“兵痞子”,造成了失去“提干名额”的很严重的后果。 不过父亲到现在也没后悔,他为全连的人都出了口气,那个欠扁的兵痞子,也被一巴掌打回了老家。 父亲的代价是干了八年的班长,然后光荣退伍接着干他的小城里大国企的车间主任。

我的爸爸妈妈绝对是又红又专的毛主席的好战士,一对老党员,一对老党代表,经常地一起去参加这会议那会议的。

我和姐姐的记忆里他们总是加班加点的埋头建设四个现代化,童年里从没带我们一起去过花园公园的。 (估计那年代我们这也没有这奢侈品,就一个特落后的小城)顺便说一下,看过父母年轻时的照片,那真是“帅哥加美女”简直酷毙了,父亲英俊潇洒配上一身戎装,虽然个头不高,但绝对够得上偶像级别。 母亲是小城里第一届初师毕业,那齐眉的短发和端庄秀丽的容颜,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影视剧里的革命女学生。

老师和军人的结合绝对是那一个时代的令人羡煞的经典婚姻。

然而,在我能感知到的生活里,却仿佛没有丝毫的骄傲和浪漫。

我们的日月可以说是艰苦朴素,一穷二白的。

自从父亲骑着自行车把母亲接过门,只有半间土房的父亲就算是成家了。 成家后两人一个在部队当兵,一个在家乡教学,那个家也就一直空白着。   当我有记忆的时候,我们家有五口人,三间土房,奶奶,爸爸妈妈,姐姐和我。

奶奶特慈祥,一双小脚颤颤巍巍的给我去烙鸡蛋饼。

我那时很不懂事,一饿了就哭,从大土炕上爸过去就把人家儿子踹两脚。

结果,只要我爸在,小村里的败家子都躲得远远地。

如今,爸爸老了,脾气也小了,我有时也可以斗胆“说他”两句了。 看着昔日的“暴君”臣服在我的“关怀”下,我真切的意识到我尊敬的父亲真的老了,而我肩上的担子也瞬时重了!(关注读书感悟,就上)。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