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书籍

季羡林《我写我》赏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儿童诗歌时间2019-05-25 09:12 来源:本站

  我写我,真是一个绝妙的题目;但是,我的文章却不一定妙,甚至很不妙。

  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我”,二者亲密无间,因为实际上是一个东西。

按理说,人对自己的“我”应该是十分了解的;然而,事实上却不尽然。

依我看,大部分人是不了解自己的,都是自视过高的。 这在人类历史上竟成了一个哲学上的大问题。

否则古希腊哲人发出狮子吼:“要认识你自己!”岂不成了一句空话吗  我认为,我是认识自己的,换句话说,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我经常像鲁迅先生说的那样剖析自己。 然而结果并不美妙,我剖析得有点过了头,我的自知之明过了头,有时候真感到自己一无是处。

  这表现在什么地方呢  拿写文章做一个例子。 专就学术文章而言,我并不认为“文章是自己的好”。 我真正满意的学术论文并不多。 反而别人的学术文章,包括一些青年后辈的文章在内,我觉得是好的。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心情呢我还没得到答案。   再谈文学作品。 在中学时候,虽然小伙伴们曾赠我一个“诗人”的绰号,实际上我没有认真写过诗。 至于散文,则是写的,而且已经写了六十多年,加起来也有七八十万字了。 然而自己真正满意的也屈指可数。 在另一方面,别人的散文就真正觉得好的也十分有限。 这又是什么原因呢我也还没得到答案。

  在品行的好坏方面,我有自己的看法。

什么叫好什么又叫坏我不通伦理学,没有深邃的理论,我只能讲几句大白话。

我认为,只替自己着想,只考虑个人利益,就是坏。 反之能替别人着想,考虑别人的利益,就是好。

为自己着想和为别人着想,后者能超过一半,他就是好人。 低于一半,则是不好的人;低得过多,则是坏人。

  拿这个尺度来衡量一下自己,我只能承认自己是一个好人。

我尽管有不少的私心杂念,但是总起来看,我考虑别人的利益还是多于一半的。 至于说真话与说谎,这当然也是衡量品行的一个标准。

我说过不少谎话,因为非此则不能生存。

但是我还是敢于讲真话的。 我的真话总是大大地超过谎话。

因此我是一个好人。   我这样一个自命为好人的人,生活情趣怎样呢我是一个感情充沛的人,也是兴趣不老少的人。

然而事实上生活了80年以后,到头来自己都感到自己枯燥乏味,干干巴巴,好像是一棵枯树,只有树干和树枝,而没有一朵鲜花,一片绿叶。 自己搞的所谓学问,别人称之为“天书”。 自己写的一些专门的学术著作,别人视之为神秘。

年届耄耋,过去也曾有过一些幻想,想在生活方面改弦更张,减少一点枯燥,增添一点滋润,在枯枝粗干上开出一点鲜花,长上一点绿叶;然而直到今天,仍然是忙忙碌碌,有时候整天连轴转,“为他人做嫁衣裳”,而且退休无日,路穷有期,可叹亦复可笑!  我这一生,同别人差不多,阳关大道,独木小桥,都走过跨过。

坎坎坷坷,弯弯曲曲,一路走了过来。 我不能不承认,我运气不错,所得到的成功,所获得的虚名,都有点名不副实。

在另一方面,我的倒霉也有非常人所可得者。 在那骇人听闻的所谓什么“大革命”中,因为敢于仗义执言,几乎把老命赔上。 皮肉之苦也是永世难忘的。   现在,我的人生之旅快到终点了。

我常常回忆80年来的历程,感慨万端。 我曾问过自己一个问题:如果真有那么一个造物主,要加恩于我,让我下一辈子还转生为人,我是不是还走今生走的这一条路经过了一些思虑,我的回答是:还要走这一条路。

但是有一个附带条件:让我的脸皮厚一点,让我的心黑一点,让我考虑自己的利益多一点,让我自知之明少一点。

  1992年11月16日。

季羡林《我写我》赏读

21.最深处的痛就是喊到喊不出声。22.我不会说很多只会想太多。23.想我的时候我一定在想你:煜大大。24.我可以相信的好像就只剩下我自己了。我们总在窥探着离开后对方的生活并且都还固执地以为能从中找到自己的蛛丝马迹我甚至还来不及告诉你没有你我会难过是我没有陪在你身边当你寂寞时候在你身无分文的时候,除了你的家人你能借到多少钱你就值多少钱好多关于我的故事连我自己都没听过.我来自拥挤的人潮即将拥抱你的孤独许久不曾照面甚是有点想念.问世间情为何物,没钱你就是废物。

我汹涌或者平和的情绪,如水如梦。当人即使在梦中,仍不知幸福的所在,那才是最深的悲伤。一路的荒野,我们万水千山。  ★、有一天,我会忘记你,我知道会有那一天的,我不会有期待,也不会感到失落,我知道,会有那么一天,我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伤痛,抛开旧时的枷锁,去迎接我的新生活,只是,前途还有阳光,却没有路口,我不懂如何去寻找,唯有靠自己不断去摸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