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书籍

六位文化人访谈:你从吴冠中《狮子林》中看到了什么?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儿童诗歌时间2019-06-11 12:25 来源:本站

六位文化人访谈:你从吴冠中《狮子林》中看到了什么?

1989年吴冠中于巴黎蒙马特写生  吴先生的路数和美术史上所说的抽象画有着非常大的区别,甚至说是两回事儿,因为吴先生的抽象既不是理性的哲学化的,也不是那种把灵感观念化的抽象,更不是把客观物象几何化、数学化,甚至现在说的电子化的抽象。

王怀庆说到。

  这是一种区别于毫无控制的情绪化的抽象,可以说是一种诗化的结果和抽象。   诗,是介于真假之间、抽象与具象之间,是眼睛和心灵之间的一种语言,简单的说,诗绝不是假话,也绝不是真话。

从这个角度来说,王怀庆把吴冠中的画定位为诗化的抽象,他认为这样更准确,也更加符合中国人的欣赏习惯和逻辑思维。   这种抽象是对原物原型的一个诗化的过程,然后产生艺术创作的结果。

  吴冠中所有的绘画都是来自于写生,是有对象的,尽管有些画作表面上看相对于其他中国画更加抽象,但是有物象的,有可视的情景。

杜大恺认为吴冠中从没有完全抽象化,这也是他的坚守,正是所谓风筝不断线的内在,他希望他的艺术为大众所接受,从这个角度来说,吴冠中和齐白石有异曲同工之妙,是雅俗共赏的。   所以说,这幅《狮子林》是具有历史阶段性的启示,对长久以来困扰中国艺术的有关中西融合的议题,吴冠中的《狮子林》提供了一个范例,并且从后来他的艺术追求中可以看到《狮子林》实现了吴冠中的愿望。   这也是吴冠中毕生所追求的两个目标:油画民族化和中国画当代化。   其实,吴冠中早在求学时期就中西兼修,1935年吴冠中结识朱德群时,更是让吴冠中决心弃工学艺,考入杭州艺专从头学起。

  一切都是缘分,2010年吴冠中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朱德群中国美术馆个展开幕的现场,兜兜转转,圆回到了吴冠中最初的选择上。

  在这次中国嘉德拍卖的走访中,王怀庆特别选择了香港九龙尖沙咀,这里正是吴冠中从法国留学回来之后,决定归国的踏足之地。   1946年底,吴冠中考取战后教育部的首批公派留学生,次年入读法国巴黎国立美术学院。

  吴先生绝对回国的这一步走的很辛苦,很冲,走的很痛,很重,走的也很坚决,对于吴先生未来几十年的艺术道路是一个定格,可以说此后吴先生全部生命中的苦与乐,就是从这一步开始的。 多年后,当王怀庆再次谈及吴冠中回国时依然很沉重。

  1950年,吴冠中回国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

然而,由于他的创作观与当时为政治服务的写实主义相悖,因而备受排挤,辗转任教于多个院校。

至1950年代末,他索性放弃了用艺术震撼社会的初衷,不再描绘现实人物,彻底投入到被瞧不起的、不能为政治服务的风景画。

  吴冠中不赞同油画要姓油、国画要姓国,通常看来泾渭分明的油彩与水墨,在他那里彼此融通。

1980年代,他将油画中的意象化表达更多运用到水墨中,并把油画的本土写意精神推向新的高度。 而至1990年代,他的作品已将古今技法任意而为味,水墨、油画随心所欲。   除了融通中西,吴冠中还是现代中国突破美术僵化模式,敢说敢做的言论先锋。   现代艺术的核心形式美,是中国艺术几十年的禁区。 1979年5月,《美术》刊出吴冠中的《绘画的形式美》一文,因最早公开谈论形式问题,引起美术界强烈反响。

1981年3月,他在《美术》发表《内容决定形式?》,文章直接否定了高悬于画家头上的主题先行理论,强调形式美的独立性,迅速引发关于形式问题的激烈辩论,并对1980年代中期的新潮美术起到了引导作用。

  1990年代,吴冠中又针对中国画的笔墨论直抒己见。

1992年3月,他在香港《明报》发表《笔墨等于零》,深入中国画传统内部、对其核心体系重新审视,掀起了90年代中国美术界一轮著名的持久论争。

  吴冠中以他在风口浪尖的数次直言,成为中国美术界的风云人物,而其艺术成就也在1990年代发酵,赢得荣誉无数。

  1991年7月,法国文化部为吴冠中颁发法国文化艺术最高勋位。 1992年3月,伦敦大英博物馆首次为中国在世画家办展,推出吴冠中:一个20世纪的中国画家。

1999年11月,中国文化部破例为在世画家举办个展,推出1999吴冠中艺术展。

2002年3月,他当选为法兰西学院艺术院的第一位中国籍通讯院士。 2003年12月,中国文化部为吴冠中颁发终身成就奖。

  2019年是吴冠中诞辰100周年,《狮子林》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再次掀起了对先生的追忆,也让对于吴冠中艺术创作的讨论从未停止,这也正是吴冠中对于当下艺术创作的长久的启示。

  吴冠中是拥有武器的人,就是思想和才情,这是天生的,谁也偷不走,对于这样的人,别无所择,只能是大师。

王怀庆最好的总结了吴冠中给予这个时代的财富。

  来源:雅昌艺术网企鹅号。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