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书籍

皮皮:中年人的爱情既复杂又艰难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儿童诗歌时间2019-05-15 19:04 来源:本站

当爱情遇到中年,会有怎样的结局?《廊桥遗梦》不够,《失乐园》不够,还应该追加一部皮皮的《别恋》。

它以书信体的方式,讲述一对四十岁的男女的爱情故事。 香港作家戴萍说,皮皮是个擅写爱情、感情生活的流行小说家,她的流行是有理由的。

中年,一个被现实拦腰斩断的人,假如还有爱,假如找不到一个真正的爱人,为自己捏造一个吧,然后用蔓延的钝痛打发未来。 《别恋》的第一个读者在网上这么留言。

这部作品在各大网站刊载后,不声不响地引爆网友对于中年恋情的思考与探讨。 这个世界还存在真正的爱情吗?皮皮说,即使上帝也不能把每个人的答案统一起来。

即使一个人的答案可能在几十年间,也会变化不断。

可是她仍然坚定地说: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真正的爱情,不然,捏造的理由也没有了。 读书报:您曾经说自己在经历过两个不同类型的创作阶段后,正在迈向写作生涯的第三个创作阶段。

您的创作历程好像很明显?是什么原因?现在是第三个创作阶段吗?皮皮:我希望我正在第三个阶段。

如果是,《别恋》应该是这个阶段的特殊产物。 之前,我着手写的属于这个阶段的长篇进展不顺利,暂时放弃了。 利用这段空闲时间,我参与进一个故事,完成了《别恋》。 我的创作经历是否很明显,我说不太好,别人不是这样吗?有时,在某个阶段里我觉得写不下去了。

比如《渴望激情》,《比如女人》之后,我必须想想,才能继续。

想的结果,便是《所谓先生》与前两个长篇的不同。 《爱情句号》之后,停止,回头观看的时间更长,好像也由此进入了第三个阶段,可惜不是很顺利,我还没写出属于第三个阶段的东西。 至于我创作阶段明显划段的原因,也许跟某种命定有关:我开始并没找到真正属于我自己的范畴。 读书报:您是哪年在《收获》上发表《全世界都8岁》的?还记得当时的情景吗?皮皮:好像是1987年。 当时我的这篇小说已经写好了,是马原推荐给《收获》的编辑程永新的,他们采用了。

之前,我写了近十年,近百万字,从未发表过。

当时,我正怀孕,我儿子也是这年秋天出生的。

今天,这么想的时候,心情很波动,一晃孩子长成了大人,我也算老作家了。 作为一个作家,要是一直能把握时间的意义,就幸运了。 读书报:上世纪80年代,您与余华、格非等作家一同被定义为先锋派作家。

能描述一下当年先锋派引领文坛的盛况吗?现在如何看待先锋派?皮皮:这一直是别人向我提出的说法。

无论当时还是现在,我一直不觉得我真的属于其中。 当时的盛况下,我只不过是有两次跟他们一起发过小说,在某种专刊的前提下。

后来有些选集,收过我的小说,并归纳到结构主义等等。

如果算我一个,也只能说,我是最边上的那个,边缘到可以忽略不计。

1991年前后,我又中断了写作,前后有四年,连边儿也沾不上了。

不过,这些对我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意义,我写小说主要是为了琢磨其门道奥秘的乐趣,要是能糊口就是锦上添花了。

基于这样的出发点,我对先锋派或者其他文学派别不感兴趣。 中国老话说,君子不党,我想,这也适用于文学。

我尊重那些真正钻研小说的人,比如纳博科夫、博尔赫斯、拉格洛夫、康拉德、菲茨杰拉德、张爱玲等等,他们对我来说都是最具现代性的,所以,也不需要冠上个帽子。 前不久,朋友推荐我看《巴尔蒂斯对话录》,巴尔蒂斯说,他不喜欢超现实主义诸如此类的,我明白他的意思,就像,我也能明白他为什么喜欢库尔贝一样。 我希望我属于尊重钻研小说,不关心小说以外功利的那个派别或组织,可惜,到目前为止,还没这么个组织。 从这个意义上说,作协是个很奇怪的组织。

读书报:《比如女人》、《渴望激情》、《爱情句号》被称为当代情感题材畅销书三部曲,对于在现代生活背景下的情感问题表达了独特的见解。

您怎么看待感情?感情对于女人,是必需的吗?皮皮:感情对于女人是否必需,因人而异。 对某些女人绝对必需,对某些则不必需。 于是,我观察感情的方法就是,不仅看感情本身,也看感情背后及深层面的含义。 我觉得,感情也是一个心理学层面的现象。

每个人对待感情的方式不同,不完全取决于性格,也跟自小的心理经历有关。 比如,缺少母爱的男孩,日后很可能愿意寻找成熟女性做伴侣。

把感情独立出来看,有些偏颇,但上百年的文学创作造就了这个,不妨继续下去,至少可以发挥情感在小说电影等艺术门类中的愉悦性,没什么坏处。

读书报:新作《别恋》为何选择以书信的形式?阅读起来有一定的挑战。

皮皮:受素材局限。

读书报:小说中常文的冷漠让我不能理解。

吴黔矛盾挣扎之后的流产也让人难以接受。

为什么男人对于情感竟是如此善变,女人又能如何漠然地对待爱情的结晶?您是怎么考虑的?皮皮:你的问题让我想起理解角度,个人生活经历等等。 常文所谓的冷漠,在我看来更像是无奈和自我保护的变体。 一如吴黔的挣扎和流产。

首先,他觉得他爱上的女人跟他希望中的产生差距:她不像他想的那么勇敢那么无畏,她的表现让他失望进而愤怒最终冷漠。 其次,她的挣扎和流产的决定,跟她对自己的了解有关。

怀孕之前,她以为自己可以全身心地爱一个人,为那个人做一切。

但考验来临时,她发现,自己不能做一切,甚至不能面对他的婚姻。

简言之,中年人的爱情既复杂又艰难,很多都很没劲。

读书报:您觉得女作家对于情感小说的创作,和男作家相比有何优势?皮皮:没什么优势。

女作家的长处是个人特色昭然,如果这是她们优点的话,同时也是她们的短处。 伟大的情感小说,多出于男作家之手。 读书的:谈谈自己个人情况好吗?最近这几年写得不多了,是么?为什么?现在忙于什么?皮皮:我用四年写了《安东尼奥尼猜想》,但劳动强度很大,大量阅读和思考,想超越普通文论的形式等等,总之,写得非常辛苦,现在提起来,累劲儿还能返上来。

这本书三联书店两年前出版了,之后,我准备写长篇,结果未果,于是,先写了《别恋》。

读书报:听说您还担任大学的老师?皮皮:对,我现在仍然在鲁迅美术学院任教。 目前教写作,之前开过世界现代电影鉴赏和世界文学鉴赏课。 在艺术院校当老师,给我带来很多意外的好处。 我的很多同事都是绘画雕塑摄影等方面的专业人士,我学习了很多。 读书报:近期的打算?《别恋》之后还有什么新作?皮皮:没什么打算,没什么新作。 等等2012的消息,看看走向,然后再做计划,开玩笑。 有一部很唯美的音乐电影叫做《别恋》,不知道皮皮是否看过。

但是,她的故事飘忽游离,温暖暧昧,某些感觉与电影《别恋》似曾相识。 只是皮皮的写作,有一种历经时间洗炼的通谙,她仿佛是站在一个远处往回眺望,所有的石破天惊都被含藏在平和的目光下。 如果你的日常生活从来没有被激情打中的话,哪里会有那么多关于善良、脆弱和责任的迷惑?所以,希望你也能抓住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生活。

《别恋》,皮皮著,上海文艺出版社2010年5月第一版,元本文链接地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