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书籍

自古红楼出才子第1522章 做不到就滚回大连港去(第二更)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儿童诗歌时间2019-08-12 15:28 来源:本站

自古红楼出才子第1522章 做不到就滚回大连港去(第二更)

  第1522章  “大人,我们已经到了这里快两日了,如今大军齐聚,不知何时开始渡河作战?”萧嗣先身边的一名辽将有些不耐烦地小声嘀咕道。   萧嗣先面色一沉,转过了头来,皮笑肉不笑地打量着这位牛高马大的大辽将军道。

  “怎么,阿奴将军就是这么的迫不及待想要前去建功立业吗?那行,就请阿奴将军你率本部人马,先将那些我大辽勇士的尸首都收拢起来,总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我们的同胞继续如此暴尸于野外吧?”  “既然大人有命,那末将自然领命,就请大人还有诸位看我先去立下头功吧。

”阿奴将军脖子一梗,一副剁不烂煮不软的滚刀肉架势朝着萧嗣先草草一礼便勒转马头朝着坡下疾驰而去。

  “愚蠢!”另外几位辽将看着这位莽撞的将领就这么贸然而去,都不禁面面相窥,露出了一丝鄙夷之色。

  “让他去吧,正好试探一下,宋人既然在小灵河南岸竖起了这么多的木桩,想必定然不仅仅只是为了威摄我大辽勇士这么简单才对。

”  “有道理,那些宋狗这些年来可是越来越难缠了,有人愿意替我们去试探,我等何乐而不为。 ”  “不过话说回来,萧嗣先此人,也不过一庸才尔,连兵贵神速都不知道。   若是本将为帅,当日就该派人试探,然后再决定如何攻伐这锦州城,他倒好,借口大军疲惫,整整缓了近两日,只要宋人不瞎,肯定已经知道我们来了……”  “嘘,都小点声,那家伙看过来了……”  #####  萧嗣先的疑惑目光扫过来的当口,就看到了身后不远处那帮子之前尚在窃窃私语的辽军将领们都朝着自己微微俯首,露出了谄媚的笑脸。

  萧嗣先这才冷哼了一声,收回了目光,看向那锦州城。 话说回来,让自己作为攻打锦州城的主帅,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   可问题是,当初那些王八蛋们推荐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那位足智多谋的兄长萧奉先,为的就是想要将兄长从大辽天子身边调离,如此方好借机离间陛下与自己弟兄的亲密关系。   幸好兄长及时地看破了对方的伎俩,指示自己自告奋勇,接下了这份重担。 问题是,过去的自己,没有半点的行军作战的经验,毕竟自己一直在当今天子身边担当侍卫之职,所率领的就是近百名护卫而已。

  但是现如今自己既然已经接下了这份重担,除了硬着头皮上之外,根本就没有更好的办法。   而兄长萧奉先自然也看穿了自己这个亲兄弟的弱点,所以三再交待,一定要谨慎从事,切莫冒失。

  可眼下,面对着隔河相望的萧嗣先实在是提心吊胆不已,毕竟,宋国的辽东军,在面对大辽的大军的战绩,到目前为止,大辽还没有赢过一次。   “真的可以确定,那些家伙是北辽的将领吗?”  “大人,您自己看吧,就在那山坡之上,全都是一身亮晃晃的高档铁甲,而且他们的座骑一看都显得品质不凡,肯定是北辽的将帅才对。

”曹晔向着跟前的许诏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许诏反复地用望远镜打量了好几次之后,伸出了手测量估算了一番,这才说道。 “这个距离,将五里之地,而咱们面对这个方向的火炮最多只有十二门,而且只有一炮的机会。

”  “若是能够一炮而建功倒也算好的,可若是不能直接命中,相信接下来,就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 ”  “大人,如果咱们不试上一试,难道又能够有能够在如此之远的距离一击毙敌的机会不成?”  “咱们在那些木柱之下的机关,若是被那些辽人触发之后,可就再没有第二次的机会干扰到对方的注意力了……”  曹晔、王宪等人围在那许诏的身边七嘴八舌地道,吵得那许诏头大无比,却又无可奈何,转过了头来,朝着一旁边的种师道看过去。   种师道看到了许诏的目光之后,呵呵一笑,抚着长须扭开了脑袋,一副你们的事情你们自己作主,本帅没有那闲功夫掺和的械子。

  可把那许诏给气的七窍生烟,却又拿这个位高权重的老匹夫无可奈何。   “行了行了,都别吵,就算是本官答应了你们,那也还得主帅同意才行。

”许诏一咬牙,自己既然弹压不住,而你这位主帅却不出手相助,那就休怪我不讲道义了。   听得许诏此言,曹晔等一干勋贵子弟齐刷刷的把目光落在了那种师道的身上。 饶是种师道身为辽东军统帅,此刻也顿时压力倍增。

  当然不是这帮子勋贵子弟能够给他带来压力,而是他们背后所代表的那些大宋勋贵,甚至还有不少人的祖、父辈都算得上是种师道的上级。

  看到这帮子家伙鬼鬼崇崇地商议一番,开始朝着这边走来,种师道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心中一横。 “你等真有把握?”  “大帅,小将等人至少有五成把握,就算是不能一举而中,但至少也可以威吓到那些北辽人,让他们不敢轻易靠近锦州城。 ”折可求这位跟种师道相熟的西北边军将门子弟被推了出来当代表,只能硬起头皮答道。   “既然你们想要做,那本帅准了,不过本帅可是有言在先,若是不能一举命中,那么,你们就给我老老实实滚回大连港去。

”种师道嘿嘿一笑,露出了那满口雪亮的白牙。   “大帅,您怎么可以这样,我等在此,可是为了杀敌来的,让我们去那大连港,那还不如把我们直接撵回东京去。

”曹蚊很不服气地嘀咕了一句。

  “怎么,本帅的话就是军令,莫非你们还想要抗命不遵吗?之前本帅让尔等留在此地,那已经是格外开恩了……”种师道的脸色直接就黑成了锅底喝道。   种师道的斥责声,总算是强行弹压住了这帮子背景深厚的小年轻们的不满。

不过遗憾的是,这帮子家伙却没有放弃。

  最终,种师道也只能无奈地折中了条件,如果他们不能在这次炮击之中有所斩获,那么他们将会被派往那辽阳府去镇守。   接下来,这帮子年轻人们以最快的速度奔向各自的炮位,而那许诏,自然要担当起炮兵指挥官的职能,开始计算和核查各炮位的仰角和左右度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