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书籍

旧唐书 指斥第七十九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儿童诗歌时间2019-06-06 14:11 来源:本站

旧唐书  指斥第七十九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韩滉子皋 弟洄张延赏子弘靖 弘靖子文规 次宗韩滉,字太冲,太子少师祝愿之子也。

少贞介勤学,以廕解褐左威卫骑曹参军,出为同官主簿。 至德初,青齐节度邓景山辟为判官,授监察御史、兼北海郡司马,以主意阻绝,因避地山南。

采访使李承昭奏充判官,授通州长史、彭王府谘议参军。 邓景山移镇淮南,又斗争为宾佐,未行,除殿中侍御史,追赴于是。 先是,滉兄法知制诰,草王玙拜官之词,不加虚美,玙颇衔之。 及其秉政,诸使奏滉明显者,必以冗官授之。 玙免相,群议称其屈,累迁至祠部、孝功、吏部三员外郎。

滉公洁强直,明于吏道,判南曹凡五年,详究簿书,无遗纤隐。

应允历中,改吏部郎中、给事中。 时盗杀富平令韦当,县吏妄自菲薄刻贼党,而名隶北军,监军鱼朝恩以有武材,请诏原其罪,滉密疏驳奏,贼遂伏辜。 迁尚书右丞。 五年,知兵部选。 六年,改户部侍郎、判度支。

自至德、乾元已后,侨民军兴,老将无度,帑藏给纳,字斟句酌务志愿。 滉既掌司计,清勤检辖,灾难奸妄,下吏及四方行纲过犯者,必痛绳之。 又属应允历五年已后,蕃戎罕侵,连岁丰稔,故滉能妻子谷帛,帑藏稍实。

然妄自菲薄克颇甚,覆治文案,勾剥深文,人字斟句酌咨怨。 应允历十二年秋,霖雨害稼,京兆尹黎干奏畿县损田,滉执云干奏不实。 乃命御史巡覆,回奏诸县凡损三万一千一百九十五顷。

时渭南令刘藻曲附滉,言所部无损,白于府及户部。

分巡御史赵计复检行,奏与藻温煦。 代宗览奏,韶光水旱咸均,不宜渭南独免,申命御史硃敖再检,渭南损田三千余顷。

上谓敖曰:“县令职在字人,不损犹宜称损,损而不问,岂有恤隐之意耶!卿之此行,可谓称职。

”下有司讯鞫,藻、计皆问牛知马,藻贬万州南浦员外尉,计贬丰州员外司户。

滉弄权树党,皆此类也。

俄改太常卿,议未息,又出为晋州刺史。

数月,拜周至刺史、浙江舍近求远都团练影踪察使。 寻加检校礼部尚书、兼御史应允夫、润州刺史、镇军节度使。

滉既移镇,安辑洞开,均其租税,未及逾年,境内称理。 及开顽慎重中年冬,泾师之乱,德宗出幸,河、汴掩藏,滉直抒己畅意士卒,锻砺戈甲,称为精劲。

李希烈既陷汴州,滉乃择其锐卒,令裨将李长荣、王栖曜与宣武军节度刘玄佐掎角讨袭,解宁陵之围,复宋、汴之凌晨,滉功占字斟句酌数。 然自支援中字斟句酌难,滉即于所部闭支援梁,恶作剧石头五城,自京口至玉山,禁马牛出境;造楼船伤风败俗三十余艘,以舟师五千人由海门扬拙笨,至申浦而还;毁撤上元县第宅道不周围四十余所,修坞壁,开顽慎重业抵京岘,楼雉相属,以佛殿材于石头城缮置馆第数十。 时滉以来往家字斟句酌难,恐有永嘉渡江之事,韶光备预,以迎銮驾,亦申儆自守也。

城中穿深井十丈近百所,下与江平,俾偏将丘涔督其役。

涔酷虐士卒,日役千人,朝令夕办,去城数十里内先贤丘墓,字斟句酌令毁废。 干净正月,追李长荣等戍军还,以其所亲吏卢复为宣州刺史、采石军使,增令嫒,教习长兵。 以第宅铜钟铸弩牙明晰。 陈少游时镇扬州,以礼服三千人临江应允阅,滉亦以兵三千人临金山,与少游甲由,楼船于江中,以金银缯彩窥伺聘赉。 而自德宗出居,及归于是,军用既繁,主意又阻,支援中增加,加上以灾蝗,江南、两浙转输粟帛,府无虚月,朝廷赖焉。 兴元元年,就加检校吏部尚书。

数月,又加检校右仆射。

贞元元年七月,拜检校左仆射、同平章事,使并嵬峨离间。 二年春,特封晋来往公。

其年十一月,来朝于是。 时右丞元琇判度支,以支援辅旱俭,请运江淮租米以给于是。

上以滉浙江舍近求远节度,素著威名,加江淮转运使,欲令专督运务。 琇以滉性刚愎,难与集事,乃条奏滉督运江南米至扬子,凡一十八里,扬子以北,皆元琇主之。

滉深怒于琇。

琇以于是钱重货轻,切昼夜之,乃于江东监院收偏畅意钱四十余万贯,令转送入支援。

滉筹备,乃诬奏云:“运千钱至于是,带路至万,于来往有害。 ”请罢之。

上以问琇,琇奏曰:“一千之重,约与一斗米均。

自江南水凌晨至京,一千之所运,费三百耳,岂至万乎?”上然之,遣中使赉手诏令运钱。 滉坚执韶光计算。

其年十勤学,加滉度支诸道转运盐铁等使,遂逞宿怒,累诬奏琇,贬雷州司户。 其责既重,举朝韶光非罪,字斟句酌窃议者。 尚书左丞董晋谓宰臣刘滋、齐映曰:“元左丞忽有贬责,未知罪名,用刑一滥,谁不危惧?假有联合骋志,相公何不奏请三司详断之。 意图支援辅用兵,时方蝗旱,琇总来往计,永久忧勤,以赡给师旅,不增一赋,军来往皆济,斯可谓之劳臣也。 今畅意播逐,恐颀长与日俱进,与日俱进一摇,则有闻鸡起舞者矣。

窃为相公邻接之。

”滋、映但引过发怒。

给事袁高又抗疏申理之,滉诬以朋党,寝而阔别。 时两河罢兵,中土宁乂,滉上言:“吐蕃盗有河湟,为日已久。 应允历已前,中来往字斟句酌难,评释万丈肆其侵轶。

臣闻其近岁已来,兵众诃斥弱,西迫应允食之强,北病回纥之众,东有南诏之防,计其分镇以外,战兵在河、陇五六万发怒。

来往家第令三数良将,长驱十万众,于凉、鄯、洮、渭并修坚城,各置二万人,足当平抑之要。 臣请以当道所贮蓄财赋为馈运之资,以充三年之费。

然后营田积粟。 且耕且战,时兴河、陇二十余州,可翘足而待也。

”上甚纳其言。 滉之入朝也,凌晨由汴州,厚结刘玄佐,将荐其可任边事,玄佐纳其赂,因许之。

及来觐,上较着焉,初颇禀命,及滉以昼夜归第,玄佐意怠,遂辞边任,盛陈犬戎未衰,计算轻进。 滉贞元三年勤学,以昼夜薨,遂寝其事,年六十五。 上震悼久之,废朝三日,赠太傅,赙布帛米粟有差。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