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书籍

第三百八十五回 混混搏命沧狼行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儿童诗歌时间2019-07-09 17:17 来源:本站

第三百八十五回 混混搏命沧狼行最新章节

薛平狠狠地点了点头:“我这一路想的就是怎么才能宰了他。

千面堂主,请你务必要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亲手能宰了这小子,我也就没遗憾了。

”李三根儿又转向了天狼:“刘三愣子,我给你一个亲手杀了薛平,让你实现跟白莲教的人大战一场的心愿,你会不会感谢我?”天狼挺直了腰,一拍胸脯:“娘的,别人我打不过,这个混球我就是死了也要拖他垫背,李三根儿,谢谢。

”李三根儿的眼中闪过一丝可怕的杀气:“来人,给他们一人一把匕首,让他们打,打到死为止!”两个白莲教众走了过来,从怀中掏出随身的匕首,掷到两人脚下,天狼从那匕首上闪着的寒光可以看出,匕首上没有涂毒,但这两把精钢匕首却是非常锋锐,即使一个不会武功的寻常壮汉也能靠了这匕首杀人。

薛平的脸上挂着狞笑,到现在他也认定对面的这个刘三愣子根本不会武功,只是有三分蛮力,白天里打到自己的那一下只是误打误撞,正好碰到自己的酸筋和穴道了,而这一次,自己有匕首在手,不会给他任何机会。

薛平捡起了匕首,退后了两步,单手反持匕首,看得出作为一个优秀的地痞混混,他对这匕首还是比较精通的,只有反握的匕首才可以划和格挡,比起正握只能刺的选择要大许多。 天狼也弯下腰,捡起了地上的那把匕首,他现在隐藏了自己的全部气息,完全没有用内力,如何在杀掉薛平的同时不表现得自己有任何武功,是他现在需要做到的事情。 天狼直起身子,双手正握着匕首,一看就是完全没有武功,甚至没用匕首打过架的人。 身体看起来也是僵硬得可以,周围的白莲教众们一看他这样子都爆发出一阵子哄笑,在他们眼里,只看这拿匕首的姿式。 天狼已经一半是个死人了。 天狼发出一声怒吼,双手持着匕首,低着头,冲着薛平直冲了过去,脚下毫无步法可言,就象一头横冲直撞的公牛,薛平稍稍一扭腰,向右闪开一步,就躲开了他的这一下突刺,转过身就在天狼的屁股上狠狠地踹了一脚。

直接把天狼踢了一个狗吃屎,跌出去六七步,栽倒在地。

在众人的哄笑声中,林武星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现在他完全无法帮天狼任何忙。 刚才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他早已经把薛平杀了千次万次,而现在自己也成了一个废人,刀剑加颈,动弹不得,刚才只是急得一扭头,脖子上就多了一道血痕。 那种滋味实在不好受,与其看着刘三愣子白白送死,不如眼不见为净。

天狼手足并用地爬起了身,刚一转过来,就看到一把沙土扑面而来,却是那薛平在他背后抓了一把地上的灰土。 直接糊了他一脸,这下子弄得天狼眼睛都睁不开,他漫无目标地空中乱挥着匕首,但没有人能注意到他的耳朵在微微地动,外界一切嘈杂的声音都是左耳进右耳处。 而薛平的动向随着他的举手投足,每一刻的位置和任何姿式,都如放电影般在天狼的心里纤毫毕现。

薛平悄悄地绕到天狼的侧面,无声无息地一刀划过,这一下在天狼的心里慢得如同三岁儿童的戏耍,他甚至在这一瞬间想到了二十种以上闪躲的办法,然后再选择了一个最笨的应对,脚下假装一个拌蒜,身形一个踉跄,堪堪地闪过了捅向肋部要害的这一刀,只听“哧”地一声,身上的衣服给划开了一道大口子,而一道深达两分,长约三寸的口子出现在了他的腰间。 天狼装着很痛地大叫了一声,左腿盲目地飞出,一脚正好踢在薛平的右胯骨处,薛平闷哼一声,向左跌出去两步,身形晃了两晃,没有倒地,却也无法再乘胜追击,发动继续的攻势了。

天狼趁着这功夫向后跳了一步,使劲揉了揉眼睛,艰难地睁开,在众人的嘲笑声中好容易才找到了薛平的方位,指着薛平大骂道:“狗贼好不要脸,打架还拿灰撒人,你他娘的是小屁孩儿打架吗?”薛平冷笑道:“土包子见过搏斗吗?告诉你,这是生死相搏,什么手段都可以用,刚才算你运气好,躲过老子这一下,这回就要你小子的命!”他说着,脚下一动,踢起一把尘土,这回天狼装得有所装备,手忙脚乱地用袖子一挡,一把尘土砸在了他的袖子上,没有糊进眼睛,可是这一下却也阻挡了他的视线,等他放下袖子时,只看到薛平那闪着寒光的匕首离自己的肚子已经不到一尺了。 天狼“啊”地大叫了声,拼命向后扭了一下腰,那把匕首狠狠地从他的腹部划过,薛平信心满满地以为这回能把天狼的肚子切个肚破肠流,可是突然他似乎听到了体内“格迸”地一声,持刀的右手突然一酸,似乎完全发不上力了,而那匕首也只是将将从天狼的肚子上划过,留下一道长四寸,深一分的大口子,血一下子从这口子喷了出来,看起来很吓人,但他知道,这一下绝不致命。

薛平的脑袋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只听到对面的天狼一声怒吼:“老子跟你拼了!”然后他的眼里就看到天狼那高大雄壮的身躯直接向自己扑来,他想移动脚步闪开这一扑,顺便把右手的匕首向天狼的身上捅去,可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完全动不了,体内一股奇怪的气流开始在自己的五脏六腑间游走,身子象是要炸裂开。 这一下太恐怖了,薛平的眼中闪过一丝恐惧,他几乎是眼睁睁地看着天狼把自己扑倒在地,他持着匕首的右手被天狼的左手死死地抓着,象是吃力地在向天狼的后背捅去,如果在外人看来,一定是两人生死相搏,但薛平自己清清楚楚,他自己发不出任何力了,只是顺着天狼左手的动作,显得两人在拼命争夺那匕首而已。 薛平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在自己的身体里回荡,这下吓得他魂都几乎要飞出去,因为正抱着自己在地上翻来滚去的这个刘三愣子好象已经钻到了自己的体内,他的嘴没有动,而表情却是嘲讽中透出一股杀意,而那话更是让他吓得几乎要晕死过去:“薛平,那一脚叫天狼残悔杀,你体内已经中了天狼战气,我再数三下你就会体内爆裂而亡,趁这最后的功夫忏悔一下自己做的恶事吧。 ”薛平突然明白了过来,这哪是什么刘三愣子,分明是个厉害之极的超强高手,他张口嘴,想要喊叫,可是喉头却格格作响,半个字也叫不出来。 天狼狠狠地一口,咬到了薛平的喉结,薛平感觉就在这一瞬间,自己的肚子里象是火药爆炸了开来,在他临死前的最后一瞬间,只看到了天狼那微一泛红的眼珠子里那一闪而没的杀气。

外圈的白莲教众们一开始看着两个人在地上滚来滚去,还纷纷在那里谈笑风生,因为在他们的眼里,薛平的匕首离天狼的后背只有寸余,看起来随时都可以狠狠地扎进去,而天狼手中的匕首在他扑薛平的那一下就已经掉到了地上,两人的力量和武功显然不在一个层次,薛平至少是个身经百战的混混,要搞定一下只有一身蛮力的农夫,没有人会觉得意外的。

只有千面神手李三根儿,满脸地阴沉,一言不发,看着两人在地上扑来滚去,死去活来的,那卷起的尘土挡住了他的视线,终于,翻滚着的两个身影渐渐地停止不动,而压在上面的,看起来就是那薛平。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