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书籍

囚宠1001夜:总裁,请关灯 第163章 你一辈子都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除非我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儿童诗歌时间2019-08-12 08:47 来源:本站

囚宠1001夜:总裁,请关灯 第163章 你一辈子都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除非我死

看着霍文倩那张脸,就觉得欠揍。

其实,乔珍打她不算重,这个霍文倩打她才是真的重,尤其是那一脚,踹得她到现在还隐隐作痛。 霍文倩眼里全是威胁的意味,意思是,你敢动手试试看。 她唐婉婉就敢动手了。 之前被打得那么惨,也没求饶,没哼一声,现在更不会,扬手就是狠狠的一个巴掌甩过去。

啪——爽啊!“啊——”霍文倩被打哭了。 从小,她都娇身惯养,霍家的掌中宝,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对待过?霍母心疼得不得来:“女儿,你怎么样,怎么样?”“你在打蚊子吗?”乔盛霆拧着眉,嗓音冷得吓人。

唐婉婉回过头看他。

“给我用力!”霍文倩一听,顿时怕了,这一巴掌打得她痛得头皮都在发麻,更不想继续被打,哭着求饶:“我错了,霆哥,我真的错了……好疼,求求你,不要打我了。

”“还不动手?等着我抽你么?”唐婉婉一听,又是狠狠一个巴掌。

这一巴掌,她用了很大的力气,顿时,手掌心疼得发麻。

她连忙甩了甩手,又摸了摸。

乔盛霆身上的怒意这才消散了许多:“过来。

”“嗯。 ”唐婉婉乖乖顺顺的走过去:“乔叔。

”“把手给我。

”唐婉婉把手递给他。 “再有下次,用脚踹。 ”这意思,相当的明确了,是心疼她的手。

霍文倩一听,哭都哭不出来。

“谁出的主意把你丢进雪地里?”乔盛霆摩擦着她的手,挑着眉。

“就是她。 ”“来人。 ”“是。

”“把这个巫婆扔到冷冻库去,留口气再捞出来。 ”乔盛霆吩咐道。 霍文倩一听,直接晕过去了。

乔珍被侄儿身上的戾气所震慑到,一时间,忘记了求情。 “姑妈起来吧。

”霍文倩母女被带走之后,乔盛霆才看向乔珍,声音比之前好了许多,没有那么的冷了:“姑妈起来吧。 ”乔珍起来后,立即有保镖将椅子给她端过去。 “姑妈,听好了,唐婉婉是我的人,这乔家上上下下,谁也不许为难她。

”乔珍摸着膝盖,敢怒不敢言。

“送姑妈下去休息。

”“是。 ”乔珍被送走后,乔盛霆起了身,牵着唐婉婉的手往外走:“苏寒,剩下的两个,你来解决。

”苏寒点头:“是。

”自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歧视唐婉婉,也没有人敢打她,见到她都是恭恭敬敬的。

唐婉婉心里很感激,她发誓,要一辈子照顾好乔叔。

等他老了,她给他送终。 但后来的发展,远远超过了她的想象。 自然,也超过了他的想象。

乔老爷子开始不停的给乔盛霆找女人,美曰其名是送几个会照顾人的女佣,实则,个个家世好,个个长得漂亮。

那些女人,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堪称绝品。 但乔盛霆就围着他那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转悠。 乔老爷子怒了。 曾经,在乔盛霆还是孩童的时候,喜欢毛茸茸的小动物。 乔老爷子说,那颗有同情心的心,会成为一把用来自杀的利器。

小时候,他就握着乔盛霆的手,去掐死了他的爱宠。 更别说他现在长大了。 在乔老爷子的心里,他有特别在意的女人,那就是一种错误。

他可以在意,但那必须是他精挑细选的,而不是一没有家世,没有身材,没有相貌的三无唐婉婉。

所以,唐婉婉必死无疑!也是这一件事,才让唐婉婉从一个被宠得无法无天的小娇娇,变成了给他生子的女人。 ……迟欢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但等她醒来后,一点记忆都没有了,只觉得浑身很软。 她动了动,顿时,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疼痛传遍了全身。 “嗯哼……”她忍不住的轻哼了一声。

乔盛霆就坐在她的床边,正闭目养神,听到声音后,他双眸骤然睁开来。 微眯着眼,就看到床上的女人蹙着秀眉,脸色苍白到了极点,看上去,非常的痛苦。 “醒了?”听到男人磁哑却又漠然的声音,迟欢不可置信的睁开眼,果然,就看到男人那张冷峻深邃的脸,高挺的鼻梁下的唇,紧紧抿成了一条直线。 浑身上下透出的气息十分的冷寒。

迟欢下意识的心里一紧,一种害怕的感觉袭上心头:“怎么是你?”她明明记得,已经离开他了。 她已经开始新的生活了……为什么,会是他?“不是我,你早就死了。

”乔盛霆的嗓音仍然低冷着,里面没有半分情绪。

迟欢咬着唇:“我……”抿了抿唇,她真的不知道要对他说什么才好。

她记得,她是被陈海打晕了。

“我的手……”“你睡了一个月,医生说,你如果这个星期再不回来,就会变成植物人。 ”乔盛霆打断她,嗓音没有半点起伏。

植物人……竟然这么严重。

“我的手……”“换了烤瓷骨。 ”迟欢愣住:“是怎么了?”“粉碎性断裂骨折,没有截肢。

”“你什么时候,找到我的?”迟欢问着,心里感觉很绝望,但又有一种莫名的情绪渲染在她的心尖。 这一次,如果不是他,或许,她已经死了。

“事发当天。 ”迟欢愣怔的看着他,没想到会那么快。

感受到她的震惊,男人冷笑着弯唇:“很震惊?”迟欢咬着唇,不知道要说什么。 乔盛霆唇角噙着冰冷的笑意,双腿交叠在了一起,一双深黑色的瞳孔泛着点点星光,音色寒凉至极:“迟欢,只要我没想放手,你一辈子都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除非我死。

”迟欢感觉到窒息,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而占据了喉咙,无法喘息。

眼眶有些湿润,她尽力将眼泪逼回去:“乔盛霆……你为什么要救我?你救了我,就是让我继续被你折磨吗?我都这幅样子了,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她不过刚刚吸收到新鲜的空气,没有束缚,没有牢笼,这样子平淡却幸福的日子,无情的被他扼杀。

回到顶部